這個悲慘的地方

昨晚我和我妹妹去看了「美女與野獸」這齣音樂劇20160623_193303

我想去看齣音樂劇很久了,特別是為了裡面一首叫做「家」的歌,被關在城堡監獄的第一個晚上,貝拉唱了這首歌「家」,就在幾個小時內貝拉被強迫與被咒詛的野獸在一起,可能永遠失去他的父親並且注定與這隻可怕的野獸度過未來的日子。我就和她一樣,也會釋放我的心情唱出這樣悲傷的歌。

這是家嗎?
這是我要學著相信的嗎?

對於全球最近發生的情況,我渴望天堂的到來。對於在奧蘭多發生如此悲慘的事情和我們惡劣的回應,美國Brock Turner的攻擊事件及社會對於強姦文化冷漠的對待,以及一些我自己生活中凌亂的小事情使我為耶穌的再來祈禱。

試著從這悲傷的地方尋找些美好的事物,
萬一我真的一輩子要留在這裡,關在這空蕩蕩的空間裡。

我簡直不敢信那些教育程度比我還高的人,值得謹慎的說話和做事來發布政治的正確性。我對於我是怎麼樣的一個基督徒感到羞恥,重視律法和行為多過於福音本身,最終,我對於自己的所作所為無法對這破碎的世界帶來好處而感到懼怕。

但我知道這不會是容易的,而我知道為甚麼。
我的心已離去;家是個謊言。

如果我是貝拉,我也會一樣坐在床邊唱著一首又一首悲傷的歌。

百分之九十八的我幸福的漂在河裡,雙手合十,眼睛緊閉無視的等待觸摸到耶穌的腳。

百分之二的我則疑惑:如果我們真的關心在乎呢?

如果我們像貝拉一樣,結束哭泣振作自己,努力用愛連結接觸這個世界?

如果我們停止對於那些我們不認識的人和事物感到害怕,會怎麼樣呢?

如果?

停止對於世界上「那些人」和「那些事情」的逃避,因為我們正憎惡與感到羞恥的地方,卻正是最需要神的愛的地方。

貝拉選擇留下,他和野獸同桌吃飯,傾聽他說話並關心他,他了解到,野獸不是自願性的無知,他只是從沒學過識字。他不是恨惡貝拉,其實他在乎貝拉和他父親的關係。他不是和貝拉敵對,只是還未了解明白貝拉。
貝拉最後和野獸結婚了,不,我們不是要和這個世界結婚 (約翰福音17:24-17)
但我們該做的是轉變這個世界,成為上帝的肢體。(馬太福音28:16-20)

如果雙腳都忙著往不同的方向跑,雙手曲折自己的大拇指,就別驚奇當世界說:「離開我,我從未認識你」

噢,你可能會說:「這樣好不舒服」,是的,當我們需要踏出去觸碰他人的生命時,這的確是不舒服的,但是如果神能放下自己的生命和我們相交,愛我們,並且犧牲性命為了救這群最難以置信的生物(我們),不定罪我們,即使他是那唯一可以定罪我們最的 (約翰福音8:11) 那我們在做甚麼呢?

耶穌不是要我們去爭戰

耶穌要我們去得著人心 (約翰福音16:33)

耶穌不是要我們躲藏

耶穌要我們成為世界的光和鹽 (馬太福音5:14)

這不是我們永恆的家,但我們被呼召使這地成為有神愛的家。

beautyandbeast

作者:Camellia Chan
翻譯:Joyce Hsu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