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

禮拜日大清早的時候,婦女們帶著預備好的香料,來到墳墓那裡, 發現石頭已經從墳墓輥開了, 就進去,卻找不著主耶穌的身體。 她們正為此事猜疑的時候,忽然有兩個人,穿著閃爍耀目的衣服,站在她們旁邊。 她們害怕,把臉伏在地上。那兩個人對她們說:“為甚麼在死人中找活人呢? 他不在這裡,已經復活了。你們應當記得他還在加利利的時候,怎樣告訴你們, 說:‘人子必須被交在罪人手裡,釘在十字架上,第三日復活。’” 她們就想起他的話, 於是從墳地回去,把這一切事告訴十一個使徒和其餘的人。(路24:1-8)

在棕枝主日,許多基督教徒們拿著橄欖葉在街上歡呼著,同時,一個靈魂離開了肉體的臭皮囊。

她不高,瘦瘦小小的,但她的笑聲非常爽朗高亢,所以從來不用擔心在人群中找不到她。她的個性非常直接,如果你講錯話了,她會直接大聲的糾正你。如果她生氣了,她會大叫她的不滿——她是一個單純而纖細敏感的人。她的頭髮和眉毛非常的烏黑,更能襯托出她皮膚的白皙。而她的眼睛,是一對最動人心懸的漆黑眼眸。她的眼睛會說話,一看她的眼睛,你就知道她在想什麼、是不是感到難過或是困惑?還是其實是在幽默地嘲笑你。我第一眼看到她,就跟她說:「妳好美!」她說:「我嗎?哪有啊。」她從來沒有發現,她真的很美。

可是這麼美的一對眼睛,卻在碳灰中,一次且長時間的閉上了。我覺得她好自私,她怎麼能選擇自己先走了?她怎麼忍心留下我們這些愛她的人?但是她的痛苦,沒有人能評斷、沒有人能理解,只知道她對生的恐懼,已經戰勝了死的可怖。還有人跟她約下次一起吃飯,而這場飯局到底約得成與否,只能留給至高的審判者來給我們解答了。

在2017年4月15號早上的追思禮拜時,我想著她在閉上眼之後,她活潑、愛笑卻充滿苦難和傷痕的靈魂發現了什麼?我看著她的身體被推進小房間裡,我感到靈魂的重量。靈魂,真的好沈重、獨特及珍貴。這麼沈重的東西,我們怎麼承受得住呢?

我也想到,有一個沈重的身軀,背負著所有古今中外的靈魂,在天地變色的那一天,顯得異常沈重。疲累、乾渴而不被人了解的祂,看似緩慢卻堅定的自願邁向死亡。一步、一跌倒、一鞭、一淚、一釘、一歎…… 至終,祂的眼睛,一次且長時間的閉上了。人們搬運祂的身體,卻知道祂已經不在那身軀裡面。隔天,人們知道祂離開了,只存留在記憶裡。

可是,我看到了,隔天祂的眼睛,一次且永遠地張開了。祂是唯一背負了這些沈重靈魂,百骨卻沒有一根斷裂的人!祂是唯一經歷死亡,死亡的毒鉤和罪惡的權勢卻無法傷害祂的人!我朋友的棺木裡承載了屍體、腐臭和哀傷,耶穌的墓卻是空的!「為什麼在死人中找活人呢?」(路24:5b)我們不再需要在窺瞥黑暗的世界裡死亡的證據,只求當祂與我們同行、教導我們時,我們能認出祂來。(路24:13-34)

有人說,基督徒現在的情況就像是受難週的禮拜六——若說禮拜五耶穌已為我們而死,禮拜天我們即將看到祂復活,在我們眼前顯現。雖然我們處於「已然而未然」(already but not yet) 的時刻,我們仍要互相鼓勵,提醒彼此別忘了我們真實的盼望。白話一點來說,就是雖然班還是要上,課還是不能翹,頭還是在痛,我們仍要常常跟別人提起神的愛,也別忘了生活中記得耶穌、跟耶穌說說話,愛祂,也受祂關愛。要記得,祂來,為的是天地終日哀嚎呻吟的苦楚,為的是把死亡置於死地,為的是祂親愛的父與子民有天終能團聚,一起,吃一頓久違的飯局。

我的朋友雖然離去了,我不知道能不能再看到她;我的耶穌卻仍活著,祂知道一切,而且掌管一切。

 

Death, be not proud

by John Donne

死神,且勿驕傲,縱然有人稱你

全能且令人生畏,因你並非如此。

因你希冀擊垮的人們

你無法扼殺,可憐的死神,你也不能夠殺死我。

休息跟睡眠正是你的肖像,然,

在你之後,歡愉湧流,且更加甘美。

時日無多,我們的好漢將隨你而去,

安歇他們的百骨、釋放他們的靈魂。

你這命運、機會、眾王,與亡命者的奴僕,

長居於毒藥、戰爭,及久病之中,

罌粟與符咒同可使我們安眠,

且更有威能,你緣何而驕?

短暫歇眠之後,我們將永恆清醒

屆時再無死亡,而死神,你可死去。

 

1 關於 “死亡” 的評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