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死入生

十七年前,我是個健康的小孩。我喜歡數學,喜歡玩耍。我計劃長大後要成為醫生。對我來說學習很有趣,我也喜歡和家人朋友們一起運動、玩遊戲。我想要享受人生、成功有為,並幫助他人。

然而在2000年的一個週末,我曾擁有的人生停擺了。 那天早晨醒來時,我頭痛欲裂。疼痛感貫穿了我的雙眼、我的臉,到達我的頭頂。頭暈目眩的我反胃想吐。 光線讓我的眼睛刺痛,聲音使我心煩意亂。我唯一能做的是躺回床上睡覺。我休息了一整天,相信隔天睡醒時,生活又會恢復正常。

隔天早上,頭痛仍和前一天一樣。我很震驚。疼痛照理說不會持續那麼久啊!第三天,疼痛消失,但隔了幾天後又回來。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每次頭痛持續的時間越來越長。不久之後,狀況惡化為一個月無間斷的的頭痛。

我無時無刻都感到疼痛,而它也帶走了生活的樂趣。我覺得自己沒有價值,像個壞掉的玩具般。「當一位醫生,成功有為,並幫助他人」都離我好遙遠。我覺得自己很笨,在腦袋裡組織好的字句當我說出口後,聽起來卻十分愚蠢。我覺得很孤單──沒有人了解我正在經歷的一切。我感到絕望且無助。隔年,當我大約11歲時的某個時刻起,我對於活下去的渴望已熄滅。若這是我的人生,那我不想活了。死亡似乎是最好的解脫。因此,我等待那帶給我痛苦的疾病,也帶走我的生命。

為什麼我沒有選擇自殺呢?因為我相信兩件事情:首先,有一位神存在。另外,如果自殺,我只能暫時跳出油鍋,卻馬上又會入火坑。(譯者註:「跳出油鍋」意指自殺後短暫逃離頭痛的折磨;「入火坑」意指死後在地獄承受永遠的死亡。)如果情況好轉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有一天我也注定會死,那為何不早點發生,好讓我快快從痛苦裡中解脫?

幾年的時間過去了。那站在我與死亡之間的,是我的信仰。有一天我站在我父母家的車庫裡,一個念頭清楚地浮現腦海:「神不存在。」但正當這個想法產生時,神對我說:「你知道有一位神存在。你明明知道我是真實的。」我不得不同意,因為我曾看到、曾聽到的事情使我確信祂的存在。

頭痛開始後的第七年,發生了件新的事情。我一位有智慧的朋友教我以與好朋友相處的方式去認識神。我感覺神對我說:「我愛你。」我也體會到幫助他人的所帶來的喜樂。我放下了我生命的主權,交給了上帝,也不再做神不喜悅的事情。我能感受神的同在,然後,終於有人能了解我經歷的一切──耶穌,祂與痛苦的我同在。

大約在我18歲生日前一個禮拜,我向神禱告。祂對我說:「我不要讓現在的你 死,然後上天堂。我有事情要你完成,也有功課要你學習。」我回答:「好。」那天,我的心有了改變。我不再求死。我有了活下去的新渴望。既使在疼痛中,我依舊快樂。

又過了十年,我的頭痛已不再那麼劇烈,但依然存在。從那時,直到寫這篇文章的此刻,我每個醒著的片刻都在頭痛。然而,我非常感恩能夠活著。每一天,都是一份禮物。每一天,都有痛苦,但也都充滿著生命與愛。上帝在痛苦中與我同在,天天賜給我力量與盼望,使我相信會有一天不會再有痛苦。我曾經破碎,但神修補我。我曾經孤單,但那比任何人都了解受苦的祂與我同在。祂幫助我去了解、去安慰其他受苦的人,而這也使我受的苦值得。祂鼓舞了我,祂給予了我價值,祂賜生命。

耶穌基督的福音使我由死入生。而這個經歷,只是其中一個例子。

作者: Timothy Feig
翻譯: Shirley Feig

Not Alone

死亡

禮拜日大清早的時候,婦女們帶著預備好的香料,來到墳墓那裡, 發現石頭已經從墳墓輥開了, 就進去,卻找不著主耶穌的身體。 她們正為此事猜疑的時候,忽然有兩個人,穿著閃爍耀目的衣服,站在她們旁邊。 她們害怕,把臉伏在地上。那兩個人對她們說:“為甚麼在死人中找活人呢? 他不在這裡,已經復活了。你們應當記得他還在加利利的時候,怎樣告訴你們, 說:‘人子必須被交在罪人手裡,釘在十字架上,第三日復活。’” 她們就想起他的話, 於是從墳地回去,把這一切事告訴十一個使徒和其餘的人。(路24:1-8)

在棕枝主日,許多基督教徒們拿著橄欖葉在街上歡呼著,同時,一個靈魂離開了肉體的臭皮囊。

她不高,瘦瘦小小的,但她的笑聲非常爽朗高亢,所以從來不用擔心在人群中找不到她。她的個性非常直接,如果你講錯話了,她會直接大聲的糾正你。如果她生氣了,她會大叫她的不滿——她是一個單純而纖細敏感的人。她的頭髮和眉毛非常的烏黑,更能襯托出她皮膚的白皙。而她的眼睛,是一對最動人心懸的漆黑眼眸。她的眼睛會說話,一看她的眼睛,你就知道她在想什麼、是不是感到難過或是困惑?還是其實是在幽默地嘲笑你。我第一眼看到她,就跟她說:「妳好美!」她說:「我嗎?哪有啊。」她從來沒有發現,她真的很美。

可是這麼美的一對眼睛,卻在碳灰中,一次且長時間的閉上了。我覺得她好自私,她怎麼能選擇自己先走了?她怎麼忍心留下我們這些愛她的人?但是她的痛苦,沒有人能評斷、沒有人能理解,只知道她對生的恐懼,已經戰勝了死的可怖。還有人跟她約下次一起吃飯,而這場飯局到底約得成與否,只能留給至高的審判者來給我們解答了。

在2017年4月15號早上的追思禮拜時,我想著她在閉上眼之後,她活潑、愛笑卻充滿苦難和傷痕的靈魂發現了什麼?我看著她的身體被推進小房間裡,我感到靈魂的重量。靈魂,真的好沈重、獨特及珍貴。這麼沈重的東西,我們怎麼承受得住呢?

我也想到,有一個沈重的身軀,背負著所有古今中外的靈魂,在天地變色的那一天,顯得異常沈重。疲累、乾渴而不被人了解的祂,看似緩慢卻堅定的自願邁向死亡。一步、一跌倒、一鞭、一淚、一釘、一歎…… 至終,祂的眼睛,一次且長時間的閉上了。人們搬運祂的身體,卻知道祂已經不在那身軀裡面。隔天,人們知道祂離開了,只存留在記憶裡。

可是,我看到了,隔天祂的眼睛,一次且永遠地張開了。祂是唯一背負了這些沈重靈魂,百骨卻沒有一根斷裂的人!祂是唯一經歷死亡,死亡的毒鉤和罪惡的權勢卻無法傷害祂的人!我朋友的棺木裡承載了屍體、腐臭和哀傷,耶穌的墓卻是空的!「為什麼在死人中找活人呢?」(路24:5b)我們不再需要在窺瞥黑暗的世界裡死亡的證據,只求當祂與我們同行、教導我們時,我們能認出祂來。(路24:13-34)

有人說,基督徒現在的情況就像是受難週的禮拜六——若說禮拜五耶穌已為我們而死,禮拜天我們即將看到祂復活,在我們眼前顯現。雖然我們處於「已然而未然」(already but not yet) 的時刻,我們仍要互相鼓勵,提醒彼此別忘了我們真實的盼望。白話一點來說,就是雖然班還是要上,課還是不能翹,頭還是在痛,我們仍要常常跟別人提起神的愛,也別忘了生活中記得耶穌、跟耶穌說說話,愛祂,也受祂關愛。要記得,祂來,為的是天地終日哀嚎呻吟的苦楚,為的是把死亡置於死地,為的是祂親愛的父與子民有天終能團聚,一起,吃一頓久違的飯局。

我的朋友雖然離去了,我不知道能不能再看到她;我的耶穌卻仍活著,祂知道一切,而且掌管一切。

 

Death, be not proud

by John Donne

死神,且勿驕傲,縱然有人稱你

全能且令人生畏,因你並非如此。

因你希冀擊垮的人們

你無法扼殺,可憐的死神,你也不能夠殺死我。

休息跟睡眠正是你的肖像,然,

在你之後,歡愉湧流,且更加甘美。

時日無多,我們的好漢將隨你而去,

安歇他們的百骨、釋放他們的靈魂。

你這命運、機會、眾王,與亡命者的奴僕,

長居於毒藥、戰爭,及久病之中,

罌粟與符咒同可使我們安眠,

且更有威能,你緣何而驕?

短暫歇眠之後,我們將永恆清醒

屆時再無死亡,而死神,你可死去。

 

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

人類在過許多節日的時候常常會有一些例行公事!比方說:在父親節跟母親節時特地獻上對父母親的感謝、感恩節就會抓緊機會感謝身邊的人感謝神、聖誕節就是在教會聚會,歡慶耶穌基督為我們來到世上、跨年則可以幫助我們在新的一年立定一個新的目標。

當我在思想今年的聖誕節要怎麼過的時候上帝賜下了這段經文-腓力比書2:5-11。

5.你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

6. 他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

7. 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

8. 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9. 所以,神將他升為至高,又賜給他那超乎萬名之上的名,

10. 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穌的名無不屈膝,

11. 無不口稱耶穌基督為主,使榮耀歸與父神。

v.6&7 所提到的“形象”指的是耶穌基督有神的身份、能力和權柄,而v.7的“樣式”指的是耶穌基督在地上的形體。虛己的意思是倒空自己,並且帶出從謙卑發出的順服。 v.6-8 是基督耶穌的降下以及原因,v.9-11是神將基督耶穌升高、是事情的結果。神將祂身為至高並給他超乎萬名之上的名-耶穌(將百姓從罪惡中救出來)。

常常在想很多事情的時候都會想到我深愛的弟弟,在思想這節經文的時候也是如此。在弟弟離世的傷痛中,其中有一點事情上帝讓我體會並且得安慰,那就是我們在天上親愛的父親也是一位失去過兒子的父親。因為祂失去過,所以祂當然可以理解我的感受而且安慰我。很難想像上帝是怎麼看待他兒子在世上的出生,並且難以想像他是如何的愛我們,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我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

基督耶穌是自己願意將這沈重又偉大的使命一肩扛起,先是自己卑微,接著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為我們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為了將我們從罪和死亡的權勢中救出來。耶穌基督愛他父親的心絕對是我們應當效仿的,他深知天父愛世人的心,願意倒空自己體貼父親的心腸。祂願意卑微。祂願意順服。而這節經文最重要的是他起頭於-你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

這個聖誕節是一個很棒的機會讓我們重新思想神對我們的愛。思想我是不是願意效法基督耶穌願意謙卑。效法基督耶穌的順服。效法基督耶穌那樣強烈的深愛著賜新生命給我們的大君王。效法基督耶穌,以他的心為我們的心。

在回為台灣的飛機上我看了一部電影,劇中女孩癡癡的迷戀上了男孩,並且願意嘗試任何一件能討對方開心的事。有一天男孩問了她:“你愛我愛到願意為我死嗎?” 女孩說她願意後,男孩又馬上提出第二個問題:“不,死太簡單了。你願意為我活嗎?”

我們也應當常常思想我們是否真的愛神愛到巴不得要為他活著。身上常常帶的他的死,使耶穌基督的生也在我們身上顯明。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讓祂成為生命指引方向的google map、永不斷電的行動電源、太陽下的礦泉水或是冬天裡的大衣。

耶穌基督救恩的禮物已經送到我們的面前了,但是如果我們不願意將禮物打開,這禮物就永遠不屬於我。我若是將禮物打開但是不享受它,我也不會知道它的美好。我願意將這美好的禮物打開,享受他的美好,在新的一年裡練習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

present-932219_1920

VOICE之後

在今年夏令營之後,我的VOICE朋友會問一個共同的問題「你現在的生活像什麼?」

好問題。通常我在學做一個待在家中的媽媽-沒有其他的事可以取代它的優先次序。其他人告訴我:「那是最有意義的工作-妳不會後悔的」。而我也知道。

但在同一時間,VOICE是我第一個「寶寶」。我不是只是做而已-我想像它可以變成什麼樣。我現在已經退下來了,我心中有一個很大的空洞,就像一部分的我已經死了。大部分的日子我太忙於做下一件事所以沒有意識到,但當我試著表達我的感受時,眼淚就出來了。

v2006-067

在我膝下有這些孩子之前,我在北森林跟大家一同參與信心挑戰。第一年,我走過原木連眨個眼都沒有。然而,當我在2006年面對圓木時,我的膝蓋不能控制地顫抖。我試圖不理會從池塘不同方向傳來的歡呼聲(這表示有越來越多人在觀看)。我深吸了一口氣並用我曾經教過許多人的話告訴我自己-「不要想著跌倒,專注在圓木的另一端」。我沒有跌倒,但是我無法走-所以最後用我屁股尷尬地慢慢移動。

離開VOICE就有一點像這樣。意識到神要我離開VOICE就像是在圓木上走第一步。從VOICE出來跟隨神-向我所深愛的說再見,重新定義沒有它的我,還有學習為了祂來過普通生活-是很難的。

但朋友們,我知道這個-耶穌捨棄了一切讓我成為祂的,所以祂配得我的一切。我也許再也不能成為VOICE負責人或V2的老師,但我是神的孩子,而這永遠不會改變!不論你正在基督徒生命裡跑步,走路還是慢慢移動。要記得-我們的價值不在乎我們所做的事,而是在於祂為我們做成的事。

「原來基督的愛激勵我們。因我們想,一人既替眾人死,眾人就都死了;並且他替眾人死,是叫那些活著的人不再為自己活,乃為替他們死而復活的主活。」(哥林多後書5:14-15(和合本)

作者:Karen Kallberg

翻譯:Alice Kuo

選戰後的和平?

electoral-college

我再嘗試寫了一次,因為我第一次下筆寫的黨派色彩太濃厚了,也有點自以為義。我相信重要的是,能致力讓這次選舉所造成的明顯分歧受到修復。在我看來,這次選舉在基督徒之間所導致的分歧,比以往都還要嚴重。單單就我的臉書動態時報來看,選戰雙方都有激進的支持者,也分享著理性的辯論和不合理的新聞。

一個深夜秀主持人,斯蒂芬·科爾伯特對於這樣的分歧如是說

從任何衡量標準來看,身為一個國家,我們這次分歧得最嚴重…… 我們的政治到底是怎麼變得這麼惡毒?我想是因為我們太沈迷了,尤其是今年。我們服了太多的毒。你拿了一些些,就可以仇恨另一方,而且仇恨的感覺其實有點爽快,你喜歡那種感覺,有種定別人罪的快感。

我知道我沈迷太深了。那幫助我自我感覺良好。它仍然讓我自我感覺良好,直到我意識到自己心裡的假冒為善和自以為義。這種毒當中一個主要的問題是,它分隔了我與跟我想法不同的人。我總說我是一個心懷寬容的人,可是當別人跟我表達他們對於行動/選舉的理由,跟我認為他們該做的不一樣時,我變得偏執狹隘。但是我想要能愛人。我該怎麼做?

禮拜四晚上,韓德爾的《彌賽亞》歌詞在我腦海縈繞不去「祂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所以我去聽了完整版韓德爾的《彌賽亞》,我現在推薦這首歌,作為害怕未來的信徒的解藥。如果你真聽了我的建議,不要跳過那些以小調為首、大調為終的獨唱段落。《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特別引起我的共鳴,詞為:「他名稱為奇妙、策士、全能的上帝、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身為基督徒們,我們有太多能使我們合一,而不是被拆散。我們有一個君王,祂被稱為奇妙策士,及和平之君。

我們相信這些關於耶穌的事,祂:

  • 成為凡人,進入這個黑暗的世界,並與我們一同受苦。
  • 曾經被主流拒斥、不公義地控告,且被判了死刑。
  • 從死裡復活,戰勝了最終的敵人——死亡。
  • 聆聽受壓迫者的禱告。
  • 呼召我們愛我們的仇敵,並且為迫害我們的人禱告。
  • 還有更多更多……

因為這是個繼Luke之後的選戰後續報導文,我想引用他:「令人擔心的事情即將發生,但因為這樣,上帝將會使一切的事圓滿。」我擔憂,卻因為如此,我思想我們的耶穌君王,祂是奇妙策士、和平的君,並且我試著活出來

各樣的事…不論是川普或希拉蕊

julian根據維基百科,諾里奇(英格蘭東部)的Julian是第一位用英文寫書的女性。她說她在異象中看見耶穌,在這當中,祂用一句話安慰她,而這句話從此成為名言:

「在我先前愚蠢的念頭裡,我時常納悶,為什麼靠著上帝高深的智慧,罪沒有被制止:一直以來,我認為一切都是好的。儘管我一直回避這一時的疑問,我還是沒緣由的為此感到哀傷和遺憾。但那位在異象中,回答了我所有問題的耶穌,用這些話回應我且說道:『罪的產生是必然的;但一切將會沒事的,一切將會好的,並且各樣的事將會很好的。』」

對這個故事的合理性,我不確定我該說些什麼。如果暫時同意,這是上帝看事情的角度,那我想知道為什麼耶穌用未來式回答。若現在事情不好,那將來怎麼會變好呢?即使未來在天堂,我們一定會記得曾經有的悲傷和所犯的罪,當然也會記得耶穌為我們死所受的傷— 是我們對違背神的罪震驚的反思。最常見的答案是,當反省罪時,同時也是在思考愛。在天堂裡,當我們想起我們的哀傷和罪,我們將會記住我們多麼地需要基督的愛,並且我們是多麼地不配。而當基督顯示祂的傷痛,祂顯露出祂對我們深切的愛。如果照這樣解釋,藉由一切壞事顯出上帝的愛,那為什麼不贊同Alexander Pope所說的,這些壞事都是「好的」呢?

我認為Julian引用的巧妙之處在於,不嘗試去證明世界上的壞事其實都是好的。壞事發生得很糟。耶穌的受難很不好。但世界也某種程度因此而變好— 這些事若沒有臨到耶穌,祂愛的深度將無法被顯明出來。這並不表示壞事是好的,因為唯有這些壞事,祂的愛才能真正顯出。這表示「好」的未來,不單單只是人們所說的「未來天上的獎賞」。不是上帝介入,然後一切就都變好了,反而是現在的痛苦將是未來快樂的一部份。現在是有痛苦的— 現在,這些事並不好。

trumpsclintons

有時候,我們不能避免壞事。再過幾天,美國將有總統大選,很多人擔心結局將會是個災難。不管是唐納德.川普或是希拉蕊.柯林頓當選,都不要緊—若是敵營當選,雙方都有龐大的反對者已經作好了最壞的打算。不論哪方當選,我們都會有富有爭議且令人苦惱的四年。美國的政治並不健全。一個相信上帝主權的方式,可以像這樣:「一切都掌控在神的手中,所以沒有任何需要憂慮的。」但Julian不會這樣建議。我認為她的意見,一個更正確且真實來信靠上帝主權的方式,比較像是這樣:「令人擔心的事情即將發生,但因為這樣,上帝將會使一切的事圓滿。」

作者:Luke Kallberg

翻譯:Sandy Wang

敬拜的生命

敬拜 神是什麼呢?是星期天所唱的詩歌?是參與小組的同工?還是閱讀聖經?

當我開始任教於德州公立高中九年級的英語課程時,我最深的懼怕是我會不小心觸犯了法律。因為當我還是大學生時,邀請任何同學參與團契是沒有違反任何法律,而我身邊的人也不會因為我在寫給教授的聖誕卡上寫上「主的喜樂」字樣而投以異樣眼光。然而,我們國家的教育系統卻是另當別論,因為這樣的系統是國家掌權與微觀管理的系統。所以,身為一個九年級教師,我常思考我應該如何在我的教室中活出敬拜的生命。

「唉呀!」當我讀到教師手冊上禁止宗教音樂與裝飾等警告時,我心想「如果我每天所有48分鐘都只是在教學文法以及提升學生州立考試的成績,我怎麼跟我的學生分享基督的愛?」

「媽呀!」當我看到我的行事曆,我心想「我連用微波爐熱便當的時間都不夠,我怎麼在教師休息室大大方方的為我的午餐禱告?」

對每個人來說,敬拜的生命都不一樣。對我來說,用多出的時間以及資源關心正在落後的學生就是敬拜的生命。敬拜的生命也代表記得每個孩子的名字、需求、喜好。代表在我說話時也停下來傾聽學生。這也代表當我的學生問我七次同樣的問題,我會深呼吸然後耐心的繼續聽下去。

這簡單嗎?歐不,當然不。當我學生偷我的教材、對我暴力相向、在課堂後批評我、翹我的課以及在我的課堂中暴動,我都會感覺到我心中翻滾的怒氣,而這是我過去幾乎從未感受過的。但是,無論如何,我必須忠心的成為基督的代言人。

領人歸主並不是我們的「工作」。我們被呼召成為投射基督的鏡子,不管我們在哪裡。而沒有任何法律禁止我們以 祂的愛、恩典以及憐憫去面對所有我遇到的生命。無可否認的,我常常失敗。但是我心中渴望我全部的生命都可以榮耀上帝-不管我是否正從事國家機關的工作。

你的生命也反映著耶穌嗎?你的行動言語有嗎?你屬於誰?

向上帝禱告 祂給你的生命,針對 祂給你的禱告。我們忠心於上帝所呼招我們的,無論是朋友、孩子、家長、導師、學生、同事、領袖、主管或者職員。 祂值得我們所有的讚美。你活出這樣的讚美嗎?

作者:

翻譯:Gracie Lu

向下看,向上看?

 

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彌迦書6:8)

過去這幾年,我和不少我認為他們工作方式錯誤的人們打交道。當我觀察他們的行為時,我想到許多他們言行舉止上可以改變的地方。其實,當我說「改變」,我是指「進步」。我藐視這些人,因為他們的思想和行為沒有按照我的意思而行。我無法真正看見他們,因為我已戴上「傲慢」眼鏡了。我的驕傲告訴我我比較好。那份驕傲帶來怒氣。我很煩悶,為什麼他們不按照妥當的方式(我的方式)做事。一批又一批的人淪陷為我鄙視的對象。

今天早上,箴言6章16-19節提醒我:

耶和華所恨惡的有六樣、連他心所憎惡的共有七樣,就是高傲的眼、撒謊的舌、流無辜人血的手、圖謀惡計的心、飛跑行惡的腳、吐謊言的假見證、並弟兄中布散紛爭的人。

在我的傲慢中,我鄙視我的鄰舍。我以驕傲和憤怒談論他們,而不是以神的眼光,所以我的言語由撒謊的舌而出。我無故發怒,這如同流無辜人的血。我看了看七樣中其餘的,而我也發現,因著我的驕傲,我犯了每一樣神所厭惡的。這不是好的景況,這是非常可怕的情況。上帝清楚告訴我,我的生命不符合祂的福音。

我期望我的生命能反映出福音。而福音是怎麼說的呢?「我們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華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他身上。」—以賽亞書53:6。「他們」不是那些搞砸了、應受審判的人,「我們」才是,或應該說是我。我和那些我所輕看的人一樣應受審判、被藐視。按照耶穌對待法利賽人的方式,我甚至比他們更有罪、更應受審判。感謝神,福音並沒有把我們留在審判之地。雖然我的行為是神所憎惡的,基督卻已經將我的罪孽扛在自己身上。

哇嗚~再次想起這件事情,感覺太酷了。上帝選擇將我從充滿了污穢的坑中救出來,使自己成為污穢的,且使我得潔淨。

有了這樣的新觀點,我該如何往前行?彌迦書6:8是個很棒的總結:

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

上帝讓這些經文成為鏡子,使我看見。你也自己看看吧!

 作者:Timothy Feig

翻譯:Peter Chen

努力

「你正在為什麼努力?」教會的客座講員問道。

坦白說,我有點訝異我居然聽見他說什麼。我時常恍神,因為想著星期一工作內容需做的準備而分心,或是太忙於批評講道以致無法讓我的心聆聽。但這次我聽到了,而且我的心與他奮力傳講的道理起了連結,同時我的心告訴我這是我需要聽的。我們都為著某些事情而努力,我們費了好多心力追逐著某些事情,可能是娛樂、派對、友誼、浪漫的關係、金錢、權力、聲望⋯⋯等等,可能是這所有的事物。

我知道我現在正為著什麼努力,但我應該要為什麼而努力?

在教會的那週日,擊中我的點是:我現在正在努力的事情,他們可能不是壞事,但他們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最重要的事情是親自去了解上帝和知道上帝了解我們,其他都是次要的。我有在努力認識神嗎?我有花費心思,真正努力更瞭解祂嗎?

在教會的那週日,擊中我的點是:我現在正在努力的事情,他們可能不是壞事,但他們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最重要的事情是親自去了解上帝和知道上帝了解我們,其他都是次要的。我有在努力認識神嗎?我有花費心思,真正努力更瞭解祂嗎?

重新調整、重新對焦,再次更新,重新恢復,重新贖回。

作者:Ethan Feig

翻譯:Linda Huang

摘櫻桃策略的酸味

我承認,最近我一直 對“基督徒”社會/文化感到沮喪。在我告訴你為什麼之前,讓我承認我知道我是非常不完美的。在我生命裡有許多的事情我需要讓神去改變。我不否認這點。但是…
我不知道你是否注意到同樣的情況呢?就是當所謂的基督徒選擇對待某一宗罪彷彿它比其他罪更壞。
在英語,做這樣的事情[即只談論或只選你想要的而不顧其餘]可以被稱為“摘櫻桃”。
這種摘櫻桃行為給不信者對基督徒一個錯誤的印象!他們會認為所有的基督徒相信基督徒比不信者更好,或是沒有罪。但是,如果我們是認真的門徒,我們知道聖經譴責這種想法為虛偽和驕傲。
此外,其他人將無法看到神真正的公義,如果我們只告訴他們,上帝只審判我們認為是不好的罪,而假裝神不管我們想隱藏的罪!那是無知的自欺欺人。
最近我常常需要向其他人解釋“不……同性戀不是唯一神恨惡的罪。任何發生在丈夫和妻子,一個擁有堅定終身婚姻盟約關係(例如外遇,婚前性行為,亂倫,一夫多妻制等)以外的性行為都是破壞神給性行為的完美設計。。。還有,事實上,說謊,八卦,憤怒(嗯,哦):(,欺騙,貪食,色欲,和一堆其他的東西也是罪……
但由於基督的緣故,所有的罪都可以被原諒!
洗乾淨,直到永遠。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有時侯我們基督徒會定義某些神從來沒有說過是罪的東西為罪…這是拘泥於法律條文- 然而,無論我們是為罪加新定義或除去現有的定義,如果我們假裝我們的“善”和我們的救贖有任何關係,別人就看不到神真正的恩典。
耶穌的血要不洗清我們所有的罪,要不沒有洗清我們任何的罪。
*嘆息*
我不認為這個問題會消失。我認為這是撒旦的戰術之一。
但因為幾乎所以非基督徒聽說過關於基督教的一切都是假的,有缺陷的,只有一半正確,或者是從不完全跟從神的基督徒口中聽說,分享福音的工作變得非常困難。 。 。
你有過這樣的感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