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死入生

十七年前,我是個健康的小孩。我喜歡數學,喜歡玩耍。我計劃長大後要成為醫生。對我來說學習很有趣,我也喜歡和家人朋友們一起運動、玩遊戲。我想要享受人生、成功有為,並幫助他人。

然而在2000年的一個週末,我曾擁有的人生停擺了。 那天早晨醒來時,我頭痛欲裂。疼痛感貫穿了我的雙眼、我的臉,到達我的頭頂。頭暈目眩的我反胃想吐。 光線讓我的眼睛刺痛,聲音使我心煩意亂。我唯一能做的是躺回床上睡覺。我休息了一整天,相信隔天睡醒時,生活又會恢復正常。

隔天早上,頭痛仍和前一天一樣。我很震驚。疼痛照理說不會持續那麼久啊!第三天,疼痛消失,但隔了幾天後又回來。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每次頭痛持續的時間越來越長。不久之後,狀況惡化為一個月無間斷的的頭痛。

我無時無刻都感到疼痛,而它也帶走了生活的樂趣。我覺得自己沒有價值,像個壞掉的玩具般。「當一位醫生,成功有為,並幫助他人」都離我好遙遠。我覺得自己很笨,在腦袋裡組織好的字句當我說出口後,聽起來卻十分愚蠢。我覺得很孤單──沒有人了解我正在經歷的一切。我感到絕望且無助。隔年,當我大約11歲時的某個時刻起,我對於活下去的渴望已熄滅。若這是我的人生,那我不想活了。死亡似乎是最好的解脫。因此,我等待那帶給我痛苦的疾病,也帶走我的生命。

為什麼我沒有選擇自殺呢?因為我相信兩件事情:首先,有一位神存在。另外,如果自殺,我只能暫時跳出油鍋,卻馬上又會入火坑。(譯者註:「跳出油鍋」意指自殺後短暫逃離頭痛的折磨;「入火坑」意指死後在地獄承受永遠的死亡。)如果情況好轉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有一天我也注定會死,那為何不早點發生,好讓我快快從痛苦裡中解脫?

幾年的時間過去了。那站在我與死亡之間的,是我的信仰。有一天我站在我父母家的車庫裡,一個念頭清楚地浮現腦海:「神不存在。」但正當這個想法產生時,神對我說:「你知道有一位神存在。你明明知道我是真實的。」我不得不同意,因為我曾看到、曾聽到的事情使我確信祂的存在。

頭痛開始後的第七年,發生了件新的事情。我一位有智慧的朋友教我以與好朋友相處的方式去認識神。我感覺神對我說:「我愛你。」我也體會到幫助他人的所帶來的喜樂。我放下了我生命的主權,交給了上帝,也不再做神不喜悅的事情。我能感受神的同在,然後,終於有人能了解我經歷的一切──耶穌,祂與痛苦的我同在。

大約在我18歲生日前一個禮拜,我向神禱告。祂對我說:「我不要讓現在的你 死,然後上天堂。我有事情要你完成,也有功課要你學習。」我回答:「好。」那天,我的心有了改變。我不再求死。我有了活下去的新渴望。既使在疼痛中,我依舊快樂。

又過了十年,我的頭痛已不再那麼劇烈,但依然存在。從那時,直到寫這篇文章的此刻,我每個醒著的片刻都在頭痛。然而,我非常感恩能夠活著。每一天,都是一份禮物。每一天,都有痛苦,但也都充滿著生命與愛。上帝在痛苦中與我同在,天天賜給我力量與盼望,使我相信會有一天不會再有痛苦。我曾經破碎,但神修補我。我曾經孤單,但那比任何人都了解受苦的祂與我同在。祂幫助我去了解、去安慰其他受苦的人,而這也使我受的苦值得。祂鼓舞了我,祂給予了我價值,祂賜生命。

耶穌基督的福音使我由死入生。而這個經歷,只是其中一個例子。

作者: Timothy Feig
翻譯: Shirley Feig

Not Alone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Shirley Feig固定網址書籤。

關於 Shirley Feig

Shirley got her bachelor’s degree in summer 2016, and moved to the States later that fall for a new chapter of her life. She currently lives in a city in Wisconsin. She likes spending quality time with close friends and family, burying herself in books, and painting pictures of sunrise skies. She first attended VOICE in 2014, and was a V2 intern in 2015. Her favorite VOICE memory involves a lake, a boat, and talking late into the nigh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