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夥伴,孤單

這是我從2004年以來第一個暑假沒有VOICE。儘管今年沒有VOICE,我們這些以前VOICE的同工齊聚在聖路易斯州參加Luke和Karen所辦的超棒退休會。每天有一部分是分享上帝最近教我們的功課,透過此事我發現一個令人訝異的共同點:一位小夥伴的陰影潛伏著,在糾纏我們的注意力,緊咬著我們的情緒。你可能不會察覺到它的出現,但相信我,它會意想不到蔓延到你身上。

這個小夥伴是孤單。人們需要團契,沒有團契我們就會感受到孤單。我們可以在創世紀中上帝創造人類這部分看到這一點。在創造亞當之後,上帝觀察並說:「那人獨居不好」。這樣說也許有點毀謗,但就算是上帝祂自已也不足以滿足亞當對共同體的需求。只有在夏娃被創造之後,完整了天堂:上帝,亞當,夏娃和睦相處。

某種程度來說,VOICE的經歷會使許多人了解到他們是多麽的孤單。VOICE是一段緊密的團契關係,一個可以在你的小組裡與他人深入分享的機會,當你回到家之後,會發現以前的生活中有多少團契關係你曾錯過。

現在,當你知道你是孤單地你會怎麼做?

有些人會試著忽略他們孤單的感覺,有些東西像是社交媒體、音樂、和電影可以幫助我們忘記一陣子,但那就像當我們口渴的時候我們會咀嚼口香糖。當然,這會幫助產生一些唾液,幫助短暫的忘記口渴,但最終你真正需要的是水。

有些則會認為只要有另一個更明確的指標,他們的問題就會被解決。當我自己還是單身,我時常對已婚或有約會對象的朋友們投以嫉妒的眼光,思考著有一個女朋友會讓我較不易感受孤單。然而這次VOICE的團聚,我發現婚姻無法讓你遠離孤單,一定會有某些時刻身體或情感上的距離會使你與那些重要的人事物分開,我們會有很多時候需要額外的朋友來支持、鼓勵。

所以你該怎麼做?

第一,了解你孤單的原因。身為基督徒,有兩段主要的關係是我們必須具備的。一段是我們和上帝之間的關係;一段是我們和其他基督徒的關係。哪一個關係是需要努力做工的?如果這兩段關係被忽略,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填補孤單這個空缺。

第二,改變自身焦點。花時間禱告,不只是專注在自己的問題,而是思考上帝在你的生活中、在你周遭的人們當中自然且神奇的做工;主動認識新朋友,花時間關心朋友的近況並為他們禱告。

第三,知道身為基督徒,現在我們是不可能感受到真實的孤單。耶穌為我們的行為承受完全的孤寂死在十架上。他不只和祂愛的人被分開,更重要的是他與天父、上帝和聖靈既深且親密的連結完全被摧毀。他的死是讓我們能和上帝有連結,所以現在沒有任何事物能將我們和祂的愛分散。(羅馬書8:38) 對我們而言,孤單從一隻狼吞虎嚥的怪獸被馴服為一位飢餓且只能被我們生命中最重要的關係滿足的小夥伴。

 

作者:Timothy Mu-tien Chen
翻譯:Linda Huang

特殊的關係

這週我在我們教會聖經學校帶一個兒童小組,我們家老大跟老二在我的小組,這個機構說他們故意把我的小孩跟我放在同一組。一開始我想“喔,好啊,那很合理。”

整個早上因為我的小孩仗著他們與我的特殊關係,使得我分散了對小組的注意力。他們要求不參加一些活動。當我想教一節聖經時,對我喊著“爸爸!爸爸!爸~爸!” 我知道他們如果在別組,他們會非常的乖而且開心地參與所有活動。

所以我的第一個念頭是,我的孩子若在別組,他們會學得更好,而我也會教得比較輕鬆…那為何不這樣呢? 他們想要從我這邊得到偏袒,而就算我不偏袒他們,他們的行為跟言語也會使我對小組的注意力被挪走一些。有時他們也確實得到比較多的照顧,至少我對他們的名字比較熟悉,而當我叫他們的名字時也跟叫別人的名字時有著不同的意義。當然,還有其他更多的照顧。

但我接著想到,或許神確實對我們特別好。神關心世上的每一個人,甚至說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神的孩子(拿4:11; 徒17:28)。但他卻給我們接受基督的人一個特別的關係。有特殊的恩典,恩惠,注意…偏袒。(我不會列出所有特殊的特權,但我相信你可以輕易地在聖經中找到,如果找不到可以寄email給我)我與神的關係跟我孩子在聖經學校對待我的方式其實差不多-“神你不覺得我很特別嗎?聽我一下!看我一下!我需要這個,我需要那個!!!” ,大多時候神會說“好”

即使我沒有要對某些學生有雙重標準,但看起來籌備的人可能有些好的理由。我與我孩子的關係不同於其他學生,所以我愛他們的方式也會不同。我想這並不會讓我無法恰當地去愛每一個學生。畢竟,如果上帝是用這樣的方式去愛,我怎能論斷呢?

作者:Luke Kallberg
翻譯:Jordan Wu

成為,而非行為

上週末我本來該更新這篇部落格,但我參加了辦在荒郊野外的退休會,沒有手機訊號、沒有無限網路又充滿一堆昆蟲。在前往營地的四小時車程,手機不停顯示來自學生、家長、同事的問題和評論。退休會為時整個週末,所以將近四天我無法工作,讓我十分困擾,有時我也很難專心聽講道或是和其他參與者一起享受休息時間。

因此,我足足晚了一個禮拜還沒寫出VOICE部落格。現在是凌晨5:20,只睡了一個半小時的我此刻在機場。我將會在中國參與兩個禮拜的短宣,為主的緣故在大學教英文並與當地的人建立關係。

六年前在同一個短宣活動中,我們的短宣聯絡人告訴了讓我印象深刻的三個英文單字,是我日後時常與人分享,且自我告誡的一句話:「成為,而非行為 (Be, not do)。 」

成為,而非行為。

這句話十分能夠總結我最深層的掙扎。從我有印象以來,我的生活總是以「行為」為主。因為像我這樣的人,社會總是期待我成為:相對保守、凡是精益求精的亞裔女性基督徒。

(而社會對於像我這樣 相對保守、追求精益求精的亞洲女性基督徒予以)

數個月以來我持續晚睡早起,在「我快感冒了」和「我感冒還沒好」之間交替,還有每天被自己深層的恐懼籠罩著,嚴重到最終只能坐想著自己的恐懼。終於,在今年春天,我休假了一週。(其實就是公定的春假)

在那期間,我暫時擱下所有的代辦事項、讀了幾章Shauna Neiquist的《Present Over Perfect》,並且去了另一間教會暫時逃離「成為」的壓力,單純地聆聽。而我聽見了。上帝知道我需要聽到祂的話語。牧師說到,恐懼源於驕傲,驕傲生於缺乏謙卑,而唯有當我們天天降伏、全權交托生命給神、沈浸在祂的話語、決定放下一切會讓自己剛硬防備的事物時,我們才能擁有真正的謙卑。

在那之後我好多了。好多了,但還並為達到渴望全權降服在神面前的目標。

然而,當我愈是意識到我無力放下那些緊抓不放的,愈是理解上帝並沒有要求我只靠自己完成。

來自退休會的一段語錄:「屬神的人當單單地在神裡面找到自己的身份。」我已厭倦了「行為」,而若神造我的價值全在於我的行為,他們終究會轉化/進化為「成為」

在神面前,我們總是盡全力去完成祂予我們的任務,並且將所有事情的發生都交付在神的權柄之下。

我們生而為人,而不是因我們的行為而為人。

因此,在受到那句話「成為,而非行為」的感召後,這六年來我認識到在自己與放下恐懼、驕傲和偶像崇拜持續僵持不下時,神已緩緩地並確實地將祂的旨意放進我的生命中。我被呼招完成祂美善的工作。他是在萬物被造以先就已成為主宰,而我得救是本乎神的恩以至於信。而。非。我。的。行。為。

 

作者:Camellia Chan

翻譯:uriabear

「因為祂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

我們常常在問為什麼壞事情會發生在我們身上,但是我們有沒有停下來問為什麼有那麼多事發生在你身上?我最近發現我會問「為什麼我有這麼多祝福?」

在聖經裡,我找到馬太福音5:45b說到「因為祂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甚至這些歹人,神也給他們雨水以及日頭。如果我們讀完馬太福音5:43-45節,他要我們做一樣的事。「你們聽見有話說:當愛你的鄰舍,恨你的仇敵。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這樣就可以作你們天父的兒子;因為他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

上帝為什麼賜福與我或其他基督跟隨者?所以我們可以祝福其他人,即使他們很邪惡且不公義。在其他地方上帝說審判要來臨了。所以,如果他們不悔改,給歹人的祝福不會持續到永遠。然而,我們在這世上的部分,就像神領養的孩子,就是祝福。

如果你沒有跟隨基督,那麼上帝祝福好人歹人的想法就很可怕,但同時還是給你希望。為什麼?因為這意味著如果人生都很順利不代表神對你很滿意。這樣的希望就是,正如神不管你在生命中做過甚麼錯事,祂還是仁慈的給你生命、供應和很多生命中的祝福(根據神的律法,我們都做錯事了)如果你相信祂的兒子耶穌基督,祂會給你恩典以及恩慈直到永遠。

Sun on Evil and Good

你就來吧!

我不知道你怎樣,但對我來說春天都是一年當中不好過的時光。我是一個全職的學生及老師,所以我的生活非常忙碌。一天當中在學校、工作場合或是在關係中沒有遇到一些小危機幾乎是不可能的。

當生活很忙碌,很容易讓我與神的關係擱在一旁。在過去,我會容讓事情匆匆溜過直到我意識到我好幾個禮拜/好幾個月還沒有讀聖經或禱告,然後我就會感到充滿罪咎感及慚愧。我是一個多麼糟糕的基督徒! 我會被自己的失敗給打敗,然後覺得我如果沒有做「對」,在我與神的關係上努力完全沒有意義。所以我就會停止嘗試。

即使現在我也還在學習如何持續的與神同行,我仍然會經歷覺得我是很糟糕的基督徒,然後不相信神的恩典及供應。當我嘗試去抓神沒有要我去擁有的東西,每一天都在掙扎中渡過。我感到我要好好在神面前「處理」我的問題,我才會開心。

最近我在思考 Crowder 的一首歌叫 Come as you are。歌詞是這樣的:

所以放下你的重擔

放下你的羞愧

那所有感覺受傷破碎的人們

仰起你的臉

噢迷途者回家吧

你並不會離得太遠

所以放下你的傷痛

放下你的心

你就來吧!

這讓我想起不管多少次我失敗成為我所想要成為的基督徒,神並沒有要求我要完美。祂知道我充滿了問題、錯誤及筋疲力竭,祂並沒有要求我們要先處理我們自己祂才會接受我們。不,祂只要我們來到祂面前。

一位有智慧的朋友提醒我,我們通常對神有錯誤的認知。我們視祂為某位會看著我們然後說:「噢! 你真是糟透了! 我此生從來沒有遇過如此懶惰的基督徒,你把自己搞好再來!」。但其實我一點也不喜歡這種說法。其實神比較會這樣說:「嗨! 我喜歡你,其實我愛你! 假如你願意,我真的想要參與你的人生。

與其讓我對我錯誤及健忘的沮喪使我遠離神,像我長久以來所做的,我現在正學習如何將那些不足和失敗的感覺帶到耶穌面前。我仍然有很多需要學習,但我認為關鍵是用那些感覺來提醒我我有多需要神,若沒有祂在我生命中我什麼也不是。

哥林多後書12:9-10說: 「祂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為基督的緣故,就以軟弱、凌辱、急難、逼迫、困苦為可喜樂的;因我什麼時候軟弱,什麼時候就剛強了。」(中文合和本)

在我的軟弱,祂是我的力量。在我的失敗中,祂是我的救贖主。在我的困難中,祂是我的磐石。祂並沒有把我推開,祂邀請我來。

作者:

翻譯: Ina Su

死亡

禮拜日大清早的時候,婦女們帶著預備好的香料,來到墳墓那裡, 發現石頭已經從墳墓輥開了, 就進去,卻找不著主耶穌的身體。 她們正為此事猜疑的時候,忽然有兩個人,穿著閃爍耀目的衣服,站在她們旁邊。 她們害怕,把臉伏在地上。那兩個人對她們說:“為甚麼在死人中找活人呢? 他不在這裡,已經復活了。你們應當記得他還在加利利的時候,怎樣告訴你們, 說:‘人子必須被交在罪人手裡,釘在十字架上,第三日復活。’” 她們就想起他的話, 於是從墳地回去,把這一切事告訴十一個使徒和其餘的人。(路24:1-8)

在棕枝主日,許多基督教徒們拿著橄欖葉在街上歡呼著,同時,一個靈魂離開了肉體的臭皮囊。

她不高,瘦瘦小小的,但她的笑聲非常爽朗高亢,所以從來不用擔心在人群中找不到她。她的個性非常直接,如果你講錯話了,她會直接大聲的糾正你。如果她生氣了,她會大叫她的不滿——她是一個單純而纖細敏感的人。她的頭髮和眉毛非常的烏黑,更能襯托出她皮膚的白皙。而她的眼睛,是一對最動人心懸的漆黑眼眸。她的眼睛會說話,一看她的眼睛,你就知道她在想什麼、是不是感到難過或是困惑?還是其實是在幽默地嘲笑你。我第一眼看到她,就跟她說:「妳好美!」她說:「我嗎?哪有啊。」她從來沒有發現,她真的很美。

可是這麼美的一對眼睛,卻在碳灰中,一次且長時間的閉上了。我覺得她好自私,她怎麼能選擇自己先走了?她怎麼忍心留下我們這些愛她的人?但是她的痛苦,沒有人能評斷、沒有人能理解,只知道她對生的恐懼,已經戰勝了死的可怖。還有人跟她約下次一起吃飯,而這場飯局到底約得成與否,只能留給至高的審判者來給我們解答了。

在2017年4月15號早上的追思禮拜時,我想著她在閉上眼之後,她活潑、愛笑卻充滿苦難和傷痕的靈魂發現了什麼?我看著她的身體被推進小房間裡,我感到靈魂的重量。靈魂,真的好沈重、獨特及珍貴。這麼沈重的東西,我們怎麼承受得住呢?

我也想到,有一個沈重的身軀,背負著所有古今中外的靈魂,在天地變色的那一天,顯得異常沈重。疲累、乾渴而不被人了解的祂,看似緩慢卻堅定的自願邁向死亡。一步、一跌倒、一鞭、一淚、一釘、一歎…… 至終,祂的眼睛,一次且長時間的閉上了。人們搬運祂的身體,卻知道祂已經不在那身軀裡面。隔天,人們知道祂離開了,只存留在記憶裡。

可是,我看到了,隔天祂的眼睛,一次且永遠地張開了。祂是唯一背負了這些沈重靈魂,百骨卻沒有一根斷裂的人!祂是唯一經歷死亡,死亡的毒鉤和罪惡的權勢卻無法傷害祂的人!我朋友的棺木裡承載了屍體、腐臭和哀傷,耶穌的墓卻是空的!「為什麼在死人中找活人呢?」(路24:5b)我們不再需要在窺瞥黑暗的世界裡死亡的證據,只求當祂與我們同行、教導我們時,我們能認出祂來。(路24:13-34)

有人說,基督徒現在的情況就像是受難週的禮拜六——若說禮拜五耶穌已為我們而死,禮拜天我們即將看到祂復活,在我們眼前顯現。雖然我們處於「已然而未然」(already but not yet) 的時刻,我們仍要互相鼓勵,提醒彼此別忘了我們真實的盼望。白話一點來說,就是雖然班還是要上,課還是不能翹,頭還是在痛,我們仍要常常跟別人提起神的愛,也別忘了生活中記得耶穌、跟耶穌說說話,愛祂,也受祂關愛。要記得,祂來,為的是天地終日哀嚎呻吟的苦楚,為的是把死亡置於死地,為的是祂親愛的父與子民有天終能團聚,一起,吃一頓久違的飯局。

我的朋友雖然離去了,我不知道能不能再看到她;我的耶穌卻仍活著,祂知道一切,而且掌管一切。

 

Death, be not proud

by John Donne

死神,且勿驕傲,縱然有人稱你

全能且令人生畏,因你並非如此。

因你希冀擊垮的人們

你無法扼殺,可憐的死神,你也不能夠殺死我。

休息跟睡眠正是你的肖像,然,

在你之後,歡愉湧流,且更加甘美。

時日無多,我們的好漢將隨你而去,

安歇他們的百骨、釋放他們的靈魂。

你這命運、機會、眾王,與亡命者的奴僕,

長居於毒藥、戰爭,及久病之中,

罌粟與符咒同可使我們安眠,

且更有威能,你緣何而驕?

短暫歇眠之後,我們將永恆清醒

屆時再無死亡,而死神,你可死去。

 

上帝的心意並非…

 

照片來源: www.flickr.com/photos/archetypefotografie/

最近我需要做好多決定。在教會服事和明年大學畢業後的計劃上

我正在尋求上帝的引領。我真的很想知道上帝要我做什麼,還有

祂所為我預備的計劃是什麼。當你尋求上帝的帶領並期望能有個

清楚回應的時候,你會怎麼禱告?你會怎麼做?—一位先前VOICE的學生

這是一個很棒的問題,正因為你從原先自己做決定,進而想知道神在你生命中要做什麼。如果這是你現在的處境,恭喜你已經跨出了一大步!和上帝心意相關的議題非常廣泛,所以在這裡我只會討論其中一小部分…

上帝的心意並不是衛星導航。祂不會列出我們到達最終目的地的所有步驟。祂(通常)不會逐步地給我們指示,告訴我們該怎麼達到(「去這所學校」、「跟這個人約會」、「接受這份工作」)。祂不會警告我們路上的施工和塞車。若這正是你所追尋上帝的旨意,你所追求的並不正確。尋求上帝旨意的過程,其實比較像是在敲門。你或許對門後的人或事毫不知情。或是你可能以為你知道,結果卻發現和你原先的想像完全不一樣。無論哪種情況,你唯一的任務就只是敲門,並在那扇門打開的時候進入。

上帝的心意不是遠離苦難的保證。我曾經想說只要緊緊地跟隨耶穌,我的人生(只會)被祝福(意即:安全、安心和成功。)若有事情不對勁,那肯定是我在過程中搞砸了些什麼。在那之後,我漸漸學到即使我感到被祝福,也並表示一切的事情永遠都會很順利。事實上,追隨上帝常常讓我感到更不平安,因為祂正精確地指出我所有錯誤的安全感,並一一拆毀。這就是為什麼祂是我的救主—祂正毀壞所有一切我相信卻無法救我的事物。

上帝的心意不是在於你的人生。生命中,大大(小小)的決定尋求上帝的心意是很重要的—但記得,這並不是在於你的人生。而是祂如何為這個世界寫下故事。也因為這是祂的故事,祂比你更關切你所參與的部分。

最後,上帝的心意在於旅程更甚於目的地。當然,上帝在乎我們跟誰結婚和我們怎麼過人生,但在整個尋求祂旨意的過程,實際上是學習如何一步一步的相信祂。藉由帶我們到我們不想去的地方,祂揭露了我們所隱藏的恐懼。當我們的壓力大於我們所能承受的時候,在祂裡面有安息。學習來認識這位我們認定要(且時常以為正在)跟從的神。有一天,我們將到達終點,與祂面對面,但對於現在,活著是為著認識祂,而這就是跟隨基督。

「認識你獨一的真神,並且認識你所差來的耶穌基督,這就是永生。」(約翰福音17:3)

作者: Karen Kallberg

翻譯: Sandy Wang

 

你是我的朋友

在我上一篇VOICE部落格文章裡我提到查經小組中友情的美好 (你可以點這裡閱讀該文章)。除了查經小組外,上帝也透過我在真善美兒童營的服事給了我很多的好友。但今年,上帝單單為我準備了稍微不一樣的東西,而且比朋友更好的東西。

這年的兒童營與往年的兒童營不同。過去這幾年,兒童營的人數都漸漸的縮減,而且也愈來愈難找到願意來教學的同工。在過去服事兒童營的幾年裡,上帝一直都祝福我有一個交心的好朋友,像是David Lukachick, Jerry Simpson, Simon Yeh, 與我一同服事。這些是我可以信任,而且會幫助我,給我建議,支持我的人。然而今年,包含我只有三個人能夠全程參與所有的兒童營服事。雖然 神準備了充足的同工在每個地點參與服事,我卻感覺我像是一個船長,努力的撐著漸漸下沉的船,直到終於抵達碼頭。

但是,當兒童營開始的時候,我仍在服事上帝的過程中發現喜樂。是的,參與的兒童人數少了。但是,這卻也讓我有更多機會更深認識那些參加兒童營的孩子們。是的,我們可以全程參與的老師人數少了。但是, 神卻也足夠的提供了那些能夠參與一兩個星期的教師們來幫助我們。而我也與這些老師們渡過了相當愉快的時光。在每天的靈修裡,我也驚訝的發現上帝的話語如何活在我們的生命中。而說故事時間,還是像以往一樣的有趣,而且每個星期我都有新的靈感,能夠發展出新的故事情節。

在兒童營結束的前一晚,我躺在床上,回想過去十年我如何帶領兒童營。我也發現明天也許將是我最後一天帶領兒童營。我還記得我姊姊佳恩最後一天兒童營的情景,當天那些深刻的情感流露、眼淚、那些特別的記憶。而我的最後一天將會如何呢?

我開始列出清單,寫下我在我最後一天想要做的事。我想要明天光光彩彩的開始,每件事情都很完滿,然後充滿感性的結束。當我的清單愈來愈長,我開始漸漸發現清單上的事情也許一件也不會實現。但令我驚訝的是,即便知道這些事情也許不會實現,我卻相當滿足。我發現我不需要任何東西讓我開心。我開始想像我拿著清單跪在耶穌面前,然後將清單獻給 祂的畫面。

在這個時刻,我感覺到耶穌開心的對著我微笑,然後對我說:「慕天,你知道為什麼你最好的朋友今年一個都不在這裡嗎?因為今年,我要成為你最好的朋友。」

我感覺到上帝的愛充滿著我。眼淚從我臉頰潸然的落下。原來 神用 祂與我之間那特別時刻,為我的兒童營服事劃下完美的句點。

經時間淬煉的信心

農曆春節期間,我們去了教會牧師家作客。Samuel是位十分渴慕真理的牧師,也熱切期盼教會的會眾能明白耶穌的真實,以及為何祂配得我們全然相信。而正如我之前在這個網誌所所提到的,「全然相信祂」一直是我的掙扎。

用餐後,牧師將本來要玩的桌遊擱在一旁,開啟了一場蘇格拉底反詰式的討論(一來一往的問答。)他將討論的主題訂為:耶穌是誰?聊著聊著,我們的話題漸漸聚焦於亞伯拉罕。在對答中,我第一次察覺到神與亞伯拉罕立約、至應許成就之間,其中時間的多寡。在漫長等待的數十年間,亞伯拉罕連是否能親眼看見神承諾賜予的後裔都不知道了,更別提擁有獨子。

信心,經時間焠煉而成。
當我第一次發現自己懷孕時,一切都讓我難以相信。特別是經過數個月的挫折後,「相信」尤其困難。剛開始的幾週,各種焦慮的想法充滿了我的腦海。但同時,在禱告中我仍抱有一絲希望…

當我首次透過超音波看到十週大的寶寶,我決定相信第二次。我聽到從寶寶安穩沈睡身軀中傳出清楚的心跳聲,眼淚不禁奪眶而出。

第三次,寶寶仰躺著扭動著四肢,看起來就像隻小蟑螂。他活著,活動著。落淚的我再次相信。

其實我能實際看到寶寶成長樣貌的機會,每次都相隔好幾個月。雖然跟亞伯拉罕比,這樣的時間並不算太長,但我仍需有一定的信心,才能相信寶寶在我看不到的期間,會繼續茁壯成長。而現在,我幾乎天天能藉著胎動感受到他(沒錯,他是個男孩)的存在。

信心,經時間焠煉而成。
Matthew和我已經為寶寶取了中文和英文名字,他名字背後的含義為「明白真理」。對我而言,「明白真理」一直是個掙扎,也讓我在信仰中面臨許多挑戰。對寶寶而言,即使他的名字有如此的含義,他將來也有可能面臨與我類似的困境。但無論如何,他已經幫助我了解一項簡單的真理—「相信」意味著看見神在過去、在此刻所行的一切,並明石懷著盼望,相信祂在未來會繼續掌權動工。

信心,經時間焠煉而成。

作者: Camara Fedoriw
翻譯: Shirley Feig

基督裡的身份

我在基督裡的身份。在我一生中,這個詞我不知道聽過幾遍了,我知道何時在談話中適時使用它,但我也發現我並不真的理解它的意思。但我如何看待我自己對我的生命有極大的影響:「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哥林多後書5:17)。

我的身份從何開始?我是誰?你的身份是什麼?你是誰?我是Luke。好,就這樣而已嗎?那是我的名字,但那是我嗎?我隨時可以改變我的名字,但那不會立刻改變我這個人吧?《蝙蝠俠:開戰時刻》有句名言:「外表底下的你是誰並不重要;定義你的,是你的行為。」這是對的嗎?很多時候,我們在「認識」其他人時,我們會問他們都做些什麼。當我們知道以後,我們就真正認識他們了嗎?

我想,我在學習,在基督裡擁有身份表示,從某個層面來講,是的行為定義我是誰。甚至,如果我的身份是在基督裡,不管是什麼定義了基督是誰,那些因素也同樣定義我是誰。所以思考基督是誰以及我如何認識人(包括基督)對我來說非常有益。有兩件事浮現於我腦中:

  1. 我透過吸收關於他人的事實認識他人

我可以花很多時間和一個人相處,之後才知道原來他是省長,我可能會說什麼呢?「我當時不知道我在跟誰講話。」同樣的,聖經呈現了許多關於我的事實,而這些事實是因著我透過基督加入上帝的家庭才成為真實的:

  • 我們有基督的心(哥林多前書2:16)
  • 我不屬於我自己;我屬乎神(哥林多前書6:20)
  • 我能坦然無懼、確信無疑地來到神面前(以弗所書3:12)

還有很多類似這樣關於我們的事實,它們都因著我們和基督的關係而成真,了解並將它們刻在心版上是更認識我在基督裡的身份的一小部分。

  1. 我透過花時間建立關係認識他人

相反的,我可以知道很多關於其他人的事實,卻不認識他們:閱讀他們的生命故事,不論多麽詳細多麽準確,都比不上跟他們做朋友。所以要知道我在基督裡是誰,我需要先認識基督是誰。這可能是我最不足之處—基督活著,並且能與我們互動、談話、建立關係。像所有關係一樣,必須花心思花功夫學習最好的方法,並且去執行,但如此行便會帶來這樣努力本質上的獎賞和益處。

也許透過致力於這兩方面,我能在了解我基督裡的身份這件事上有所進步。

作者:Luke Kallberg

翻譯:Peter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