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遺失電話的那天

「我的記憶雖然在衰退,但有兩件事我記得非常清楚︰我是極大的罪人,而基督是偉大的救主。」-John Newton

我記得看著我那放在嬰兒車底處的電話,想著︰「我應該把電話放到比較安全的位置,以免掉出來。」

所以我就行動。我把電話拿出來,照一張頌恆驕傲地站在椅子上的照片。就在這時候,我看過去頌約那邊,看到他那「我想我需要上厠所」的模樣。經過三個月的坐便訓練及很多意外,我最不想要發生的就是在公共圖書館裡有意外。於是我就做了任何正常「坐便訓練中的媽媽」會做的事-我趕緊衝去洗手間。三個小孩、嬰兒車、嬰兒背帶、滑步車、圖書和所有東西。

一個多小時之後﹐我發現我所有東西都在,唯獨是我的電話。

所以我就做了任何正常「剛遺失她的電話、身份証和信用卡的媽媽」會做的事︰恐慌!

在之後的幾個小時,Luke和我取消了我們的信用卡、通知警察、備案、及在查找我的iPhone程式追蹤我電話的位置。

當我在追蹤我的電話時,奇怪的事發生-我發現我把我所有壓抑的焦慮、恐懼和怒氣都導向去那一個代表小偷的小點。我幾乎無法把我的眼睛轉離開那網絡,以免我失去電話的位置以及把那人繩之以法的機會。

到某個時候,我開始意識到可能這並不是耶穌想要的回應。那個人做的事的確是不對,而我的憤怒也是有理由,但要是警察真的幫我追蹤到我的電話(其實他們並沒有)並把小偷帶到我面前,又怎樣?一個人要如何饒恕一個名字、臉孔都不認識的罪犯?

那天有兩件事情幫了我︰第一,我發現小偷沒有拿走任何對我有永恆價值的東西。到最後,那iPhone也會變成廢棄的東西﹐而很感恩,我們在信用卡被盜用在多於幾項帳項之前把它取消掉。我最寶貴的珍寶-我的小孩-很可能也跟小偷同時在圖書館裡-然而他們仍然安全。為此,我極度感恩。

第二,我開始體現到我也是一個小偷-一個搶走神所配得的尊榮、榮耀、時間和金錢的人,然而衪白白地饒恕及赦免我。如果衪已饒恕我那巨大的債,我怎能不饒恕一個拿去像電話一樣微不足道的東西的人呢?

 

作者:Karen Kallberg
翻譯:Ada Simpso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