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 Karen Kallberg

Karen helped found the VOICE conference back in 1999 and has served on staff ever since, her primary role now being conference advisor and internship instructor. She and her husband Luke live in Saint Louis with their three children. When she's not brainstorming ways to improve the conference, she enjoys exploring the city, trying local restaurants, singing with her family, reading books by Tim Keller, and spending quality time with family and friends.

VOICE 再見…

我曾經有機會問一位著名的宣教士兼作者伊莉莎白‧艾略特一個問題:「當我對另一個人戀戀不捨的時候,該怎麼辦?」

她回答說:「我們最愛的東西最適合拿來奉獻。」

那兩分鐘的對話,總括了神在我這一生所教導我的功課。

pitcher illustration

你們中間許多人都在VOICE聽過我的見證,關於神如何要我把對排球的熱愛、對教育的夢想、在美國家的安全感,對某位對象的感情,等等都交給祂。而如今,神要我把我最愛的VOICE放下。

過去十二年中,我努力發展VOICE,以為這是我終生的事工。我犯過不少錯,但我看到神在你我的生命中成就了不可思議的事。幾星期前,我一邊在照顧家中生病的成員,一邊為了今年的VOICE營會在做準備的工作。神用了一本我正在閱讀的書,問我是否願意為了祂的緣故放下VOICE。

「什麼?! 放下VOICE?怎麼做?為什麼?」

寫到這裡,淚水充滿著我的眼睛。我不斷掙扎,這個想法太不實際了,但同時,這個感覺很熟悉,因為我曾經有過這種經歷。於是,我流淚,我禱告,我求神藉著第二天的靈修給我確據。第二天,祂用一首歌感動我:「前我所珍愛,現都算為有損…」

所以對VOICE來說,有怎樣的影響呢?或許 #VOICE2016 會是最後一次的營會。希望你們和我們一起禱告,求神帶領需要在VOICE成長的人來參加。如果你有家人或朋友曾想「有一天」參加VOICE的話,告訴他們,要把握今年。如果你曾經想參加V2的話,請讓我知道。

最後,請記得,VOICE不過是神在這世上的一段小小故事。我們曾盡力幫助你們明白福音,培養與耶穌基督的關係。現在輪到你了:

God is real. Live like it.

 

作者:Karen Kallberg
翻譯:Anna Chen

剝落

VOICE history

VOICE through the years (1999-2013)

你或許認為我在基督教家庭長大,必定過得很舒服。在我記憶中,我總是相信有神。我星期天都會去教會。我聖經從頭到尾讀過無數次。我上基督教學校。我甚至在台灣宣教了13年。如果你不知道誰認識神,我認識。

我恐怕從來沒有說出口過,但是在我心中,我是這樣相信的。我知道該說什麼,該做什麼,甚至如何看待我的生活和我 (或別人) 面對的問題。我把基督教裝在一個很好的小盒子裡,外面綑上蝴蝶結。

我就是這樣服事基督許多年。當別人有問題時,我總有答案。我會把我的小盒子給他們。這很合理。在我身上行得通。

很遺憾的,當VOICE (當時叫CLEC) 在15年前開始時,我沒有很多服事的經驗,但是在屬靈上極其自負。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卻協助開始了為期一個月的營會,傳遞給人在盒子裡的基督教。可是這樣過了幾年後,我就已經心力枯竭。我疲於硬性規定、疲於說服別人我的基督教比他們的好。

神是滿有恩慈的。祂用我有的一點點去觸動了幾個人的生命,這絕不是我的作為。2004年,有人請我們負責給一群台灣來的老師做TESOL訓練,我們同意了,只要我們也能同時舉辦一個學生營會。這是VOICE的轉捩點,從此我們不再把焦點放在推廣我們版本的基督教,而是刻意透過各種事件來介紹福音。我們很受歡迎的假日晚餐就因此開始。

如今十年過去了。如果你問我到底有什麼改變,我可以說,也許我服事的經驗增加了,但是我高人一等的屬靈驕傲也相對降低了。這些年來,神讓我在生活上經歷許多無法解決的困擾。祂讓我在怒氣和苦毒中掙扎,卻完全沒有辦法「修理」我自己。透過這些困難的處境,也許是第一次,我開始了解,在罪中我是何等無助,我對神的認識何等淺薄,我何等需要祂的恩典。正如祂一點點剝去我以為基督教信仰必有的東西,祂也一點點從VOICE中剝去那些外表的東西。

當我們面對VOICE 2014時,我們將面對另一種剝落,或許是最深的一種。就在我寫這篇部落格時,培基總部的董事會正在調查一連串對高維理先生的嚴重指控,目前他暫時離開行政的工作。我們為這消息感到十分難過,也很關心高先生和一切涉及的人。我們雖不知道事情最後會如何發展,但是我們確知的是…

1)    「神是真實的,要活出祂的真實。」即使我們所尊重之人的人格受到批評之際,這句話仍是真的。願神在這個時刻,把我們更多的錯誤觀念剝去,好讓我們把信心單單建立在祂的身上

2)    無論上述調查的結果如何,VOICE 的同工團隊定意將盡全力活出並傳揚最純全的福音。

基督教與高維理先生無關,與VOICE無關,與我們中間任何人都無關。基督教是關乎一位神,祂愛這一群可憐、無助的罪人到一個地步,願意離開天上的榮華,成為人的樣式,在罪人手中受苦並冤死。祂來到世上救我們,給我們不配的生命與盼望。我無法測透這樣的一位神。沒有一個盒子可以把祂裝進去。

我心所望別無根基
只有救主流血公義
除此以外空虛無憑
只靠耶穌救主聖名
唯獨耶穌…

作者:Karen Kallberg 陳佳安
翻譯:Anna Chen 陳何友蘭

081011 KFan-04

10月11日是我的結婚週年紀念日!婚姻真的很棒,但與我在五年前說「我願意」的時候所期待的,不太一樣。以下是五方面神教導我如何在婚姻中活出祂的真實…

081011 KFan-02

1)    在對我最重要的事情上信靠神

Luke的最大〝競爭對手〞竟然是VOICE。我們之前就決定把領導權從我轉移到他身上,但這表示我要讓他以不同的方法處事。那是很難。然而,在過程中,神教導我要以婚姻作為我首要的事工,並相信祂會透過其他人以其他方式在VOICE工作。

2)    我們需要社群

在我懷頌恩之前,我有過一次流產。我選擇不去談這件事,以為這樣做會好過一點。原來不是。在那一年,我學習到我跟Luke需要基督的肢體去挑戰我們的看法,在我們難過的時候鼓勵我們,也在我們掙扎的時候把我們指向基督。

081011 KFan-01

3)    我們不能拯救彼此

你可能有聽過Luke和我談關於我們與色情刊物的爭戰。我曾相信如果我是一個好太太,Luke就不會受這樣的試探。我錯了。就算是我竭盡全力地去祝福他,也是不足夠。一天晚上,經過一番難熬的談話,我記得我在想︰「我不能做任何事情去拯救他!」那一刻,神就回答說︰「沒錯…但他有一個可以拯救他的救主。」那是一個對我很關鍵的時刻 – 我第一次發現有一個這樣的神是多麼的棒。

081011 KFan-03

4)    除非我體會到我已得饒恕,否則我就不能饒恕

我從未想過我有怒氣的問題,但在過去的幾年,我在苦毒上有很多掙扎。每當我覺得被委屈,我會發現自己在一個傷害、怒氣和自我辯白的循環中。唯一讓我能從這個循環走出來的,是當神打開我雙眼,讓我得見祂為饒恕我所付的贖價。唯有當我體會到我對基督所欠的債,我才能找到饒恕別人的恩典。

5)    婚姻隨時間而變得更棒!

在我結婚之前,一個好朋友預先警告我婚姻是很艱難。他是對的。但好消息是神設計婚姻是美好的。就算談戀愛是有趣刺激,神使用婚姻裡的喜樂與掙扎,使我們對彼此和對祂的愛更深。

130814 lkK-01

在此我想說︰「親愛的,紀念日快樂。今天我愛您比一切昨日更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Wedding photos by Katherine Fan  |  Glacier National Park photo by Noel Kallberg

"好" 的定義

我正在奧克拉荷馬大學修哲學課,而且非常享受於其中。許多在哲學中會提起的議題也時常在基督徒中會提起,但我想基督徒時常沒有去思考這些議題。舉例來說:

為什麼好的事情是好的?

當然,我們相信好的事情是上帝命令指示的,但想想看:
1. 上帝命令這些事情因為它們好的,或是
2. 這些事情是好的因為是神所命令的?

我想許多的基督徒會說他們相信第二個定義,但先假設他們相信第一個定義。想想看: 我們行事為人心中時常圍繞著一個 “好事” 與 “壞事” 的清單,而當我們想到任何事,我們就馬上看一下清單然後說 “歐,不去教會–壞事!” 或是 “恩,禱告,好事!” 想想看,在這些說法中是否有任何重要的事情被忽略了?這其中沒有提到任何有關上帝的地方。

問題出在我們現在開始想出這些 “好” 的概念,而當我們想到神的時候,我們假設神會跟隨我們所想出的這些 “好” 的概念。我們會這樣想:
1. 這些事情是好的
2. 神所做的都是好的
3. 所以神會做這些 “好” 事情

我們將 “好的事情” 放在一個比上帝還要高的位置!事實上,既然它們在告訴神應該要做什麼,它們不如直接自己來做上帝!如果上帝將一件無法預期的事放在我們生命中,例如必須要錯過一次的教會崇拜或是平常的禱告時間,我們幾乎能確定我們會錯過神因為我們定睛在 “做好的事情”。

這是需要花力氣學習的,但要活出神的樣式真正的意義是將好的事情當作好的,單單因為這是神所命令的。將神放在你心中的首位。唯有如此我們才會有動機去追求與神的關係—以至於我們能聆聽什麼才是神要我們去做的 “好的事情”。

作者:Luke Kallberg
翻譯:Sophia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