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別和未來

和自己喜歡的事物道別很難。在不知道下一步會如何的情況下道別,是一件更困難的事。因為出於那未知的感覺;雖然知道神會帶領直到事情畫下句點,但尚未揭示下一步的走向。

這一年說了好多再見。去年夏天我參加了VOICE,是V2的最後一屆。我外公長期與病魔抗爭,在今年一月安息主懷。這發生在台灣舉辦兒童營的期間,同時要平衡我失去外公的情緒和面對兒童營即將進入尾聲的心情,由於沒有人能確保往後是否還會繼續舉行兒童營,對我來說非常不真實。七月時,我告別了我任期三年的工作,飛機起飛時,我掉下眼淚和台灣說再見,因為我不知道我是否/在什麼時間點會重回這個國家和見到深得我心的人。至於現在,這是我在VOICE同工部落格的最後一篇文章。

這種感覺就好像在青黃不接的情況中,我必須對很多事放手,同時未來對我來說是個未知數。我不知道接下來幾個月我從學校畢業後我將會做什麼,而這樣的感覺有點令人提心吊膽。在這離別和對未來不確定的時期,藉由箴言3:5-6(和合本)的應許,我得了安慰:

「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 在我生命中,神一次又一次的向我顯明祂是信實的,若我現在還懷疑祂,我就太傻了。

「…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即使我的人生現在看起來和我的想像不完全一樣,或事情的發展和我所設想得不同,我必須相信神的主權和祂的智慧遠高於我。在我生命裡,許多最美的祝福來自我意想不到的地方和我平常會忽略的事物,因為「我」不認為它們值得我去關心。我很開心,幸好神對我的良善是遠超過我所求所想的!

「…在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他…」: 當你還在變動的過程,你會時常面臨許多重大的決定和抉擇。而當所有決策看似都有其道理,這有時很難判斷哪個才是正確的。在我生命中,我一直在學習認定神的主權,並確保我所走的每一步都榮耀也頌讚祂。當我如此行,我就有了信心,因為我並不是基於自己的需要和慾望來做決定。

「…他必指引你的路」:我可能不會知道那條道路現在的樣貌,但沒關係。我相信那創造宇宙的神知道我的名字,並且看我為寶貝的,將在祂所安排的時間呼招我,並指引我的道路。

我或許不清楚我的未來將會如何,但我知道誰掌握我的未來。在這離別、失去、變動和沒有把握的時期,無論我的人生如何,我都可以緊緊抓住天父的應許,因為祂永遠不會離開或遺棄我,祂都將會藉由我的生命來榮耀祂。

 

作者:Elisabeth Corduan

翻譯:Sandy Wang

上帝的心意並非…

 

照片來源: www.flickr.com/photos/archetypefotografie/

最近我需要做好多決定。在教會服事和明年大學畢業後的計劃上

我正在尋求上帝的引領。我真的很想知道上帝要我做什麼,還有

祂所為我預備的計劃是什麼。當你尋求上帝的帶領並期望能有個

清楚回應的時候,你會怎麼禱告?你會怎麼做?—一位先前VOICE的學生

這是一個很棒的問題,正因為你從原先自己做決定,進而想知道神在你生命中要做什麼。如果這是你現在的處境,恭喜你已經跨出了一大步!和上帝心意相關的議題非常廣泛,所以在這裡我只會討論其中一小部分…

上帝的心意並不是衛星導航。祂不會列出我們到達最終目的地的所有步驟。祂(通常)不會逐步地給我們指示,告訴我們該怎麼達到(「去這所學校」、「跟這個人約會」、「接受這份工作」)。祂不會警告我們路上的施工和塞車。若這正是你所追尋上帝的旨意,你所追求的並不正確。尋求上帝旨意的過程,其實比較像是在敲門。你或許對門後的人或事毫不知情。或是你可能以為你知道,結果卻發現和你原先的想像完全不一樣。無論哪種情況,你唯一的任務就只是敲門,並在那扇門打開的時候進入。

上帝的心意不是遠離苦難的保證。我曾經想說只要緊緊地跟隨耶穌,我的人生(只會)被祝福(意即:安全、安心和成功。)若有事情不對勁,那肯定是我在過程中搞砸了些什麼。在那之後,我漸漸學到即使我感到被祝福,也並表示一切的事情永遠都會很順利。事實上,追隨上帝常常讓我感到更不平安,因為祂正精確地指出我所有錯誤的安全感,並一一拆毀。這就是為什麼祂是我的救主—祂正毀壞所有一切我相信卻無法救我的事物。

上帝的心意不是在於你的人生。生命中,大大(小小)的決定尋求上帝的心意是很重要的—但記得,這並不是在於你的人生。而是祂如何為這個世界寫下故事。也因為這是祂的故事,祂比你更關切你所參與的部分。

最後,上帝的心意在於旅程更甚於目的地。當然,上帝在乎我們跟誰結婚和我們怎麼過人生,但在整個尋求祂旨意的過程,實際上是學習如何一步一步的相信祂。藉由帶我們到我們不想去的地方,祂揭露了我們所隱藏的恐懼。當我們的壓力大於我們所能承受的時候,在祂裡面有安息。學習來認識這位我們認定要(且時常以為正在)跟從的神。有一天,我們將到達終點,與祂面對面,但對於現在,活著是為著認識祂,而這就是跟隨基督。

「認識你獨一的真神,並且認識你所差來的耶穌基督,這就是永生。」(約翰福音17:3)

作者: Karen Kallberg

翻譯: Sandy Wang